最新消息:2014年4月汽车销量排行榜前三名:第一名:福克斯[34000辆]、第二名:桑塔纳[33800辆]、第三名:朗逸[31500辆]。详细请点击

辞职PSA 瓦兰留下了什么

http://www.cheshili.com 车势力 编辑:车势力 (2014-05-03 16:09) 收藏文章
  
    在中国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和法国总统弗朗索瓦·奥朗德(Francois=Hollande)共同见证下,东风汽车正式以8亿欧元收购PSA约14%股权,东风汽车、标致家族和法国政府并列成为PSA第一大股东。
 
    时间是2014年3月26日(法国时间)下午,地点在法国巴黎爱丽舍宫。
 
    这是PSA集团首席执行官菲利普·瓦兰(Philippe=Varin)的告别演出。5天之后的3月31日,唐唯实(Carlos=Tavares)成为标致雪铁龙集团首席执行官,瓦兰担任集团临时顾问,协助其开拓中国市场。
 
    一个人的时代结束了。在辞别效力6年的汽车企业开始下一段征程之际,瓦兰为PSA留下了什么?
 
    2009年9月,瓦兰从前任手中接过标致家族授予的PSA权杖。尽管之前从未有过汽车履历,但他仍信心满满。紧接着,我们就看到了截然不同的变化:他确定加快提升PSA在欧洲以外的市场销量,倾其力将PSA打造为一个跨国性公司;同时努力倾听来自中国市场的声音,对其采取更为积极的市场策略。
 
    他的努力得到一些回报。2009年他接手时,PSA欧洲以外市场销量仅占其总销量的29%,而2013年这一数字已上升为43%,2015年规划目标达到50%。同时,2014年中国超越法国成为PSA全球第一大市场。
 
    可惜流年不利,席卷而来的欧债危机将PSA拖入深渊。瓦兰用这6年装点的法兰西汽车业记忆,可谓百味掺杂,从涅盘到重生,饱经沧桑。
 
辞职PSA 瓦兰留下了什么
辞职PSA 瓦兰留下了什么
 
    关键时刻,东风进入。
 
    双方合作框架内容包括三部分:
 
    一是到2020年,标致、雪铁龙和东风风神三大品牌产销量翻3倍,达到150万辆;二是双方合资建立研发中心,以开发平台、动力和发动机为主,主要针对新兴市场;三是设立新的销售合资公司,负责标致、雪铁龙、东风风神在亚太地区的销售和服务。值得注意的是第二条,两个合作伙伴均享有其知识产权,并都能100%将平台、动力和发动机使用到各自研发中。
 
    “当然,通过合作,也不排除在欧洲发展东风风神品牌,前提是东风汽车愿意这样发展,确保双方增效。”
 
    瓦兰解释道。
 
    《汽车商业评论》曾经评论过,PSA就像一块试金石,许多曾经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佬都在它面前黯淡了光彩。那么,瓦兰如何评价自己在PSA的这段经历?
 
    “我确实认为集团现在面临一个转折点,我们历经了历史上最艰苦的处境和危机。因为欧洲市场5年来销量减少25%,而主要面向南欧的PSA集团则减少了30%。”但随即,他用一种较轻松的语气说,“应该说我们将走出困境,我们正在走出困境。”
 
    他为此提供四个方面的注脚。
 
    其一,PSA旗下各品牌各有区别,且区别得到强化。在不久前举行的日内瓦车展上,新一代标致308被评为“年度之车”;雪铁龙C4=Cactus表现不错;DS高端品牌已在中国与长安合作推出。
 
    其二,尽管PSA在欧洲生产能力有些过剩,但通过措施方案,PSA将让各装备厂在2015年底前全速运转。
 
    其三,通过与东风全球战略联盟关系,加速PSA国际化发展。
 
    其四,通过增资30亿欧元,加强PSA集团研发投入和工业发展。
 
 

 
    这是瓦兰在PSA与东风签约前两天对中国媒体表达的内容。法国时间2014年3月24日下午3时,在PSA集团总部的一间会议室里,比约定时间晚到约10分钟,瓦兰与来自中国的记者进行了一个半小时的交流。这位62岁的法兰西人头发花白,系着一条红色领带。他态度亲切和蔼,访谈前与大家一一握手。
 
    访谈中,瓦兰谈到了当下业界最关注的东风入股PSA对法国、对PSA和对其个人的意义和影响以及接班人问题。同时,他还透露,神龙公司正在筹建第四家工厂。后来我们知道,神龙第四工厂落户成都。
 
    在回答《汽车商业评论》关于“您希望中国媒体如何记录您在PSA的这段经历”的提问时,他这样回答道:“你说到试金石,我对我的光彩倒不担忧,因为我曾经在各种金属行业工作过,应该说质量不只能从光彩四射来推断,特别是在危机时刻应该注重建立基础,我更关注我们所建设的牢固性。”
 
    以下是本刊对瓦兰的采访节录。
 
    “ P S A 所有可推向市场的技术,东风都可享用”
 
    《汽车商业评论》:PSA将在中国成立亚洲事务发展委员会,这与目前PSA亚洲区在具体职能上如何划分?
 
    瓦兰:亚洲事务发展委员会补充了集团其他委员会,如审计、财务、薪酬委员会等工作。从管理层面,各个委员会的任务是向监事会提供建议,最后决议由监事会做主。
 
    亚洲事务发展委员会负责亚洲运营工作,由奥利维(Gregoire=Olivier)负责。他的责任是确定战略并确保执行。他提出战略推荐给亚洲事务发展委员会,由委员会进行审议,再建议给监事会。亚洲事务发展委员会由东风的一位领导主持工作。
 
    这种安排有积极的一面。监事会有更多时间可以从事亚洲发展工作,而亚洲对PSA集团有更大重要性。
 

 
 
    据我们所知,PSA亚太区还将继续运行,但把销售和研发功能剥离出去后,P S A亚太区功能与以前比有何变化?
 
    首先,它代表PSA集团这个股东在亚洲,特别是在中国的利益。而且很明确,神龙武汉研发中心不断壮大后,更多人会在武汉研发中心工作,所以亚太区的结构还要不断演变。
 
    另一方面,PSA一定要有一个代表,而且是执委会的一个成员在亚洲,在中国,这样可以确保PSA与合资企业之间沟通顺畅。
 
    关于成立新的合资研发中心,针对的是新兴市场产品。那么,PSA的技术能否拿来共享?新合资研发中心涉及的技术,其知识产权归谁所有?
 
    新的合资研发中心主要针对平台、动力,还有发动机,由东风和PSA各出资一半。该中心的研发成果,届时均由两个伙伴平等分享,两者都持有知识产权。如果有意愿,也能百分百地将这里的技术和平台用于各自研发工作。
 
    此外,东风将享用PSA的技术,当然是通过许可证和佣金的方式。这与目前相似,条件也相仿。PSA所有可推向市场的技术,东风都可享用,特别是对东风开发自主品牌有利的那些技术。同时,有些专门项目我们共同决定,比如空气混合动力技术,我们正在一起研发。
 
    新的合资研发中心与PSA建在上海的研发中心如何形成协同效应?
 
    神龙武汉研发中心主要进行车型适应性调整。目前产品主要在法国设计,到中国后要做一些适应性调整,比如外形和风格,以及发动机要适应中国燃料等。
 
    新研发中心会与PSA上海研发中心共同从事研发工作。如共同研发一个新平台,或者针对新兴市场共同研发。现在还没有更详细的规划,我们的团队正在展开相关调研工作。
 
    您上任后,重心之一就是加快PSA在欧洲以外市场的推进步伐。目前来看,是否达到您的预期?
 
    我们的目标是加快在欧洲以外的销售。2009年这块市场占总销量比例为29%,2013年是43%,我们的目标是2015年达到50%。有了东风这个战略合作伙伴,我们会进一步加快发展,而且肯定会超过这个数字。2014年中国就将超过法国,成为PSA全球第一大市场。
 
    至于东风的地位,从东南亚项目中就能看出。第一,标致、雪铁龙、东风风神这些车辆都在武汉合资公司开发,生产、销售也在中国进行,应该由中国领导负责,控制好这个项目的进展。第二,PSA集团进行全球性规划,我们要从全球规模中受益。刚才谈到的亚洲负责人,必须要加入生产规划的制定工作。
 
    P S A 集团在年报中称,双方进行战略合作后每年要达到4亿欧元的协同效应,这个数字如何得来,何时实现?
 
    主要通过降成本来实现。我们要分享研发费用,优化采购,增加中国本土采购量。
 
    有人说PSA需要东风,比东风需要PSA更多,您怎么理解?
 
    项目是双赢。你们知道,这种合作伙伴关系要让一切进展顺利,不能每天早上起床都想,他是不是挣得比我多。我再严肃地回答,如果看看PSA集团这几年的市场份额,从2000年开始,我们在中国就和竞争对手形成差距,因此要加快步伐赶上,而通过和东风发展优先伙伴关系是很好的办法。
 
    “我对我的光彩不担忧”
 
    《汽车商业评论》:您提到双赢,我们想知道,作为P SA三大股东之一,东风究竟能得到什么?
 
    瓦兰:要真正理解东风在这个项目中有多受益,我建议您向徐(平)董提这个问题。我的看法是,东风要发展风神品牌,通过协议,他们可以使用PSA技术,可以使用PSA可销售的技术,这对东风非常重要。这是其一。
 
    其二,中国汽车要国际化。通过协议,比如东南亚销售协议,可以提升销量。并且除东南亚外,也不排除其他机会。同时,我们不排除东风在欧洲发展自主品牌。我们签订的协议里有规定,如果东风有此诉求,将在合资企业内进行,这样可确保东风品牌和PSA品牌之间的协同增效。
 
    一个优秀的商业领袖要做好两件事情,第一是带领这家企业走出困境,第二个是为企业培养或寻找一个合适的接班人。在PSA这6年,您认为自己是否做到了这两点?
 
    带企业走出困境,我确实认为集团现在面临一个转折点。我们历经史上最艰难的处境和危机,欧洲市场这5年来减少25%。主要面向南欧市场的PSA则减少30%。我们将走出困境,我们也正在走出困境。
 
    首先,标致、雪铁龙、DS品牌区隔得到增强。标致308在北美被评为“年度车”,雪铁龙C4=Cactus推出也很成功,DS作为高端品牌在中国推出并初获成功。
 
    其次,PSA在欧洲的产能有些过剩,但通过一些重要方案,2015年底肯定会让各个装配厂全速运转,我们会通过努力实现。
 
    第三,通过和东风的战略伙伴关系加速国际化发展。
 
    第四,通过增资30亿欧元,不断加快研发和工业发展。
 
    法国有句谚语,“一只燕子飞不出春天”,新年刚开始,这是个好兆头。
 
    有关我的接班人的问题,你们放心,他的水平非常高。唐唯实先生在汽车领域有32年实践经验。他是个完美的汽车能手,对他和团队我非常有信心,他一定能带领PSA集团做好下一步工作。
 
    PSA就像一块试金石,许多曾经在商界叱咤风云的大佬都在它面前黯淡了光彩。您如何看待自己在PSA的岁月,您希望中国汽车媒体怎么记录您的这段经历?
 
    我和中国的关系由来已久。和中国第一次接触可以追溯到我在佩西尼(PECHINEY)公司负责铝业工作时,当时我就和中国铝业集团有接触。随后,在钢铁行业,我曾任欧洲钢铁企业联盟主席,曾在国际钢材协会负责有关温室效应课题。所以和中国很多钢铁企业有联系,特别是宝山。
 
    几个世纪以来,中国因为各种原因没得到它应得的辉煌地位。现在正是时候,无论是经济,还是其他方面。
 
    今后几十年新兴国家的创新工作,特别是中国的创新,发达国家将从中受益,这种创新应该是双向的。这种背景下,PSA要进入新的发展阶段,就必须有一个最好的合作伙伴。
 
    我应该算是中国的朋友。虽然就要离开PSA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——中国友谊长存。你说到试金石,我对我的光彩倒不担忧,因为我曾经在各种金属行业工作过。应该说质量不只能从光彩四射来推断,特别是在危机时刻应该注重建立基础,我更关注我们所建设的牢固性。
 
    东风入股PSA 对法国、对P S A以及对您个人有何意义?
 
    从我个人角度,自从来到PSA集团,我就一直认为中国市场至关重要。
 
    无论是从发展潜力还是竞争力,无论是从环境角度还是从车型设计角度,我们有机会在中国落实研发成果,而且这个市场要求非常高。
 
    从2000年初开始,PSA集团在中国市场份额减少,表现得不如竞争对手。但2009年以来,通过我们和徐(平)董(事长)一起努力,花了很多时间共建并加强伙伴关系。比如当年我们决定,每年每个品牌投入一款新车,投资110亿元建神龙第三工厂,现在正考虑筹建神龙第四工厂。再比如双方建立双赢研发机制,通过佣金方法合作。
 
    为进一步密切构建上层关系,我和徐(平)董定期见面,并且在执委会专门设立一个席位,请奥利维常驻上海。
 
    经过种种努力,这5年来,无论是产量还是销量都获得倍增。2009年PSA在中国销量20万辆,2013年是55.7万辆,同比增长26%。市场份额也从20 0 9年的3. 3%,提升到最近的4.1%。正值中法建交50周年之际,PSA要加快步伐走出欧洲,东风也应该进一步扬起雄心壮志,特别是在自主品牌方面,因此,这个项目无论对谁都是双赢。

来源:车势力汽车网 http://www.cheshili.com

评论内容:
输入验证码: 验证码